• 大數據使社會信用立法成為可能

    發布時間:2021-12-27  來源:中國科學技術網  瀏覽次數:85

        社會信用立法的調整對象是社會信用信息,規范其采集、披露、使用,因此,社會信用法律實質上可以說是社會信用信息管理法。對于社會信用信息,《上海市社會信用條例》的界定是“可用以識別、分析、判斷信息主體守法、履約狀況的客觀數據和資料”。其他地方大同小異,都將其定性為“數據和資料”。這意味著,社會信用信息不以結構化數據為限,更通俗地講,文檔、圖片、視頻等非結構化數據都可以作為社會信用信息的來源或者說載體。隨著網絡技術的發展、電子商務的繁榮以及社交媒體的興起,非結構性數據在數據洪流中逐漸占據主要地位。非結構化數據形式多樣、結構多變、更新快速、信息豐富,當其形成一定規模后便會對數據的存儲與處理提出重大挑戰:存儲要完整且及時、分析要全面有細節,而這些是傳統的二維表結構所無法實現的,卻是大數據應用的核心領域。

      立法規范社會信用信息的目的是合理利用,其表現即是信用服務,而任何信用服務都以信用評價為基礎。信用評價是基于信用信息對主體信用狀況的主觀評價,其關鍵在于預測個體的交易風險和償還能力。這種個性化鮮明的預測如今越來越多地建立在相關性分析基礎上,因為信用服務提供者發現,因果分析得出的宏觀走向對于個人信用服務提供的幫助有限,真正起決定作用的是個體預測,而它只需要回答“是什么”。如此,從因果性到相關性,正是大數據技術使這樣一種建立在龐雜數據庫基礎上的相關性分析成為現實。大數據貫穿了信息的采集、披露、使用,為社會信用信息的管理奠定了數據基礎,提供了技術手段,從而使外界得以評價個人的信用狀況,在此意義上實現了“熟人社會”的回歸,從而使信用立法得以可能。

      全球數字化進程的加快使大數據成為近年來的熱門話題,國內相關言論雖多,卻泛于概念炒作。就像“互聯網+”被曲解為“+互聯網”,“大數據”也常常被錯誤地等同于“數據大”。但事實上,大數據是人們在大規模數據基礎上可以做到的任何事情,其所帶來的變革并不體現在分析數據的機器或技術上,而在于數據本身和我們如何運用數據的思維:從抽樣到全體、從精確性到混雜性、從相關性到因果性。準此,大數據對社會信用立法的影響遠不止使其成為可能。

      在信息采集方面,由于大數據技術實現了海量數據的獲取,過去為了應對信息采集困難,旨在用最少數據得到最多信息的隨機采樣因此失去意義。是故,社會信用信息的采集無所謂抽樣,其應當關注的是信息來源的確認和信息規模的大小,因為在大數據里,單個數據的精確性不再是值得追求的對象,分析模型需要的是全體數據或盡可能多的數據,這就要求信息的來源應盡可能多樣,信息的內容應盡可能完整,數據規模越大越好?;诖?,社會信用信息的采集應當遵循“全面采集”原則,包括三層意思:第一,從大數據技術需求來看,信息來源應當多樣,但法律的穩定性和可預期性要求其必須為法所確認并事先公開。對于二者間的緊張關系,可效仿物權法定的緩和,在定期公布法定信息來源目錄的基礎上,允許個人和組織提議新的信息來源,但需經合法性審查、評估論證、聽證或公開征求社會意見,最終以補充名單的形式發布。第二,采集的信息內容盡可能完整,但應以采集目的為限,對此,可由立法授權有關部門出臺具體標準或指導意見。第三,信息須得依法采集,包括不涉及法律禁止范圍和按照合法程序進行。

      在信息的披露環節,相關性分析的日益成熟使得大數據反模糊化、反匿名化,這意味著存在無處不在的“第三只眼”,與市場那只著名的“看不見的手”一樣,隱蔽卻又真切地影響著人們生活的方方面面。過去行之有效的數據模糊和匿名處理在大數據時代成了“此地無銀三百兩”,如轟動一時的美國在線(AOL)技術事件、奈非公司侵犯隱私案件等。盡管我國對大數據的應用目前還比較初級,但毫無疑問的是,大數據時代已經來臨,是以“原則公開”成為符合當下現狀和未來發展趨勢的最佳選擇。該原則同樣包含三層意思:第一,既然模糊和匿名無用,那么信息理應公開未加工的原始版本,并采用實名化。第二,在保護國家安全、商業秘密、個人隱私的法定例外情形,禁止公開的范圍應從過去的單個數據擴大到數據鏈,以切斷相關性分析。第三,考慮到采集的社會信用信息實質上是個人或組織已公開或依法應當公開的信息,因此原則上不接受保密請求,但考慮到于客觀上存在原始信息或公開行為危害國家安全、商業秘密、個人隱私的可能,故應予建立異議申訴制度以及審查期內的凍結機制。

      就信息的使用而言,鑒于大數據的自我膨脹屬性和數據獨裁傾向,因此在信息使用規范的設計上“安全”應是第一位的。此所謂“安全使用”的核心是妥善處理大數據技術發展與個人(包括自然人、法人、非法人組織)權利保護間的關系,尤其是在備受關注的隱私保護領域?;ヂ摼W隱私保護長期以來依靠各式各樣的使用許可協議,采取“個人決定”模式。但問題在于,個人決定建立在知情的基礎上,而大數據(至少是理論上)的無限可能性,使得數據使用者無法就可能存在的全部使用用途,提前向采集對象作出明確的解釋與說明。無數大數據實際應用的案例證明,很多數據在被收集時并無意用作其他用途,但最終卻產生了很多創新性的二次或多次利用,如谷歌利用搜索關鍵詞預測流感暴發的時間和規模。更何況,隨著大數據產業的形成及其分工的細化,數據的使用者不一定是數據的采集者,這使“知情”變得前所未有的困難。如果說,數據使用者每一次發現數據的新的利用方式都必須事先征求個人同意,那么對于雙方來說都是無法承受的負擔:商家受制于成本,個人受困于騷擾,這無疑會極大限制大數據發展。

      一種值得考慮的對策是,將隱私保護的重心從數據收集轉移到數據使用,即當數據使用者直接抓取公開信息,或就籠統的“數據使用”獲得個人許可,或從數據收集者處取得相關信息后,可在法定的最長保留期限內自由地開發、利用這些數據,而無需取得信息所有者的再次同意,其中商業利用默認有償,科學研究和行政管理一般無償。但與之相應的,數據使用者須對每一次的利用行為進行合法性審查,并積極采取保護措施,避免對他人合法權益的侵害,否則將受到法律的嚴厲懲罰。

      除了解放大數據技術發展的動力,這一立法考慮對個人權利保護的強化同樣是顯而易見的。其一,考慮到沒有人比數據使用者自己更清楚數據的利用方式及其帶來的法律風險,因而由其承擔保護義務才能確保防范有效。其二,數據使用者作為最大受益者,理應承擔最大風險。傳統“個人決定”模式中,個人雖然掌握許可的主動權,卻也因此擔負為自己的錯誤決定承受精神和物質上損失的重大風險。反觀居于信息優勢地位的數據采集者,只要履行法定告知義務即可,而真正獲利的數據使用者有時隱于合同相對性后,甚至連告知都不需要,顯失公平,是以將規制的重心從數據采集轉移到數據的使用,實質上是一種權義責的平衡。其三,明確數據使用期限保護了個人的遺忘權,因為超出法定最長保留期限的任何數據使用行為都將被作為違法甚至犯罪行為予以懲罰。至于大數據的數據獨裁傾向,防范的措施包括:一方面,用因果性制衡相關性,反映到立法中,即個人可對自身信用評價提出異議,要求評價主體說明理由和依據;另一方面,用算法透明對抗數據壟斷,反映到立法中,即包括信用評價在內的信用服務提供者應將自身的數據算法公之于眾。

      總而言之,大數據技術解決了社會信用信息不透明和不流通問題,使社會范圍內的統一信用立法得以可能。與之相適應,社會信用法律針對大數據的技術特征應當確立“全面收集”“原則公開”“安全使用”的基本原則,將個人隱私、商業秘密保護的重心從數據收集轉移到數據使用,以此平衡技術發展與私權保護。

    信用服務客服

    智能機器人客服,24小時為您服務

    {{ item.time }}

    {{ item.value }}
    常見問題
    信用知識
    多宝体育app_多宝体育手机版-首页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